浙江东阳1名政协常委独吞家族5000万资产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9 05:46

  移动用户发88到订阅“新华日报手机报”;发YZWB到10658000订阅“扬子晚报手机报”,3元/月。

  中新网东阳2月25日电 (记者 胡旭明 见习记者 朱丽珍) 张一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手足情深的哥哥会变成今天这样:想尽一切办法把两个弟弟赶出公司,不仅想独吞5000余万公司资产,甚至雇佣社会上的打手对付自家亲兄弟。

  浙江志成工艺墙纸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墙纸的发源地”——浙江省东阳市湖溪镇,这家由东阳市三一实业有限公司与香港世界贸易有限公司合资创办的墙纸生产企业,是当地规模最大的墙纸公司,而作为股东的三兄弟齐心协力推动公司发展,曾经在当地更是被传为一段佳话,大哥张黎云也是东阳市政协常委,这样的家族一度让当地不少人羡慕。

  而如今,这一切都已烟消云散,冲突、打手、派出所……这些字眼充斥着这个原本和谐的家族,电视剧中兄弟反目的情节,在这个家庭和公司间上演。大哥张黎云为独吞公司资产一步步“设计”,两个弟弟不得已奋起反抗。

  回忆起公司创业初期的日子,弟弟张一粟至今记忆犹新。“1988年,父亲在磐安墙纸厂没有得到承包权,哥哥张黎云觉得父亲兢兢业业一辈子反而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很生气,便鼓动父亲回东阳开墙纸厂。”张一粟和小弟张一沙当时仍在读书,办厂的资金问题成了一大“拦路虎”。“当时资金是大哥出的,但墙纸的技术工艺是爸爸一手负责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公司渐入轨道后,1994年11月,父亲突然中风,抢救后仍留下偏瘫的后遗症,并于1997年去世。“1998年,大哥在会议上分清了公司的股份,35%属于他,33%属于老二,32%属于老三,我们三人都是认可的。父亲在世的时候,给我们三兄弟也分了工,老大管社会关系,老二管生产,老三的媳妇负责公司财务。”随后的几年,在三兄弟的努力下,公司发展渐成规模,一度成为当地墙纸的龙头企业。

  然而,从1998年开始,小弟张一沙与妻子关系不和,到2001年僵持到闹离婚。“如果我与叶惠珍离婚,势必会影响公司的财产。为了能让叶惠珍净身出户,在律师的策划下,大哥张黎云让我在协议书上签字,暂时把股份转移给两个哥哥。”出于对大哥的信任,张一沙毫不犹豫地在所有材料上签了字。“没想到拿到我的签名后,哥哥张黎云在我没有到场的情况下,到工商局擅自变更了工商登记,2002年4月23日后,我作为股东32%的公司资产也消失了。”而所有的这些情况,张一沙却毫不知情,直到2009年9月24日从工商局拉出的资料上才得知结果。

  虽然张一沙与叶惠珍至今未离婚,但在法律上张一沙已没有公司资产,而随后侄儿张剑锋却“顺理成章”的登上了股东之位。

  如今兄弟关系破裂后,回想起当初侄儿登上股东之位的经过,张一粟怀疑那也是张黎云早就设计好的“圈套”。

  2003年,因为公司发展需要,需要增资到45万美金,一切手续即将完成之时,作为公司法人代表的张黎云却表示,国内生猪实时报价(2019617):好兆头!猪价,法律规定不能以法人代表的名义增资。“于是就以他的儿子张剑锋的名义增资,张剑锋最后成了股东之一。但后来我询问过律师,法律并没有规定法人代表不能增资,看来张黎云早就开始‘设计’我们了。”

  而2006年,侄儿张剑锋结婚后,公司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次侄儿甚至在杭州客户面前叫嚣,公司五年内权力都会到他手上。”不仅如此,张黎云用年薪26万元聘请2名“老师”,号称要让公司走上正规的发展轨道。“想想为了公司更好地发展,这也是应该的。但是后来发现这两个‘老师’什么都不懂,只会想方设法‘整’我们两兄弟。”

  张一粟回忆,原本属于他的总经理职务,也在‘老师’的建议下,被张黎云夺去,公司的人事权、财务权以及销售,都由张黎云一手负责。“尤其是6月份的时候,我感觉情况大为不妙。公司在龙游投资的工厂原本由我一手负责。有次开会,龙游工厂那边有两个代表过来,但是张黎云并没有叫我参加,还在他们面前宣布,以后龙游工厂我不用插手了。”一步步,张一粟和张一沙的权力被“架空”。

  矛盾日积月累,2008年12月底,在“老师”的挑唆下终于爆发。“‘老师’跟我和张一沙的看法冲突很大,总是和我们对着干。他看不惯一个车间主任,要把这个主任撤掉,让两个车间合二为一,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最后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拉闸结束冲突。”而就是这一次,张黎云第一次叫了“打手”。“他竟然叫了‘打手’对付自家亲兄弟,让我们心凉。”

  2009年2月4日,三兄弟协商表态,张一粟坚持要分割公司资产。“其实我从2008年11月份就提出这个想法了。因为之前财务都由我负责,但是从2008年11月份开始,张黎云不让我过目公司财务,表示到年底会给我报表,所以我决定要分。”对于分割公司资产,张黎云表示认同,并提出资产不评估、财务不清算、股份不收购,让张一粟直接跟他谈价格。

  之后,张一粟请了评估师对公司资产进行了大致的清算。“总共5000多万元,我有33%的股份,那也有1600多万。”而当张一粟“开价”后,张黎云却没有表态,一直拖到2009年4月底,他让张一粟写退股申请。“这怎么能写呢,写了就等于放弃了权力。5月6日跟弟弟一起去问他,他却说不写就不处理,他根本就是不想处理,我们又只能拉闸了,最后他同意5月8日到当地湖溪镇政府协商。”

  2009年5月8日,张黎云的口风来了180度的大转弯,否认了公司是父亲创办的历史,坚持表示是由他一手创办的,并且表示公司资产要重新评估后再进行分割。

  “那我就只能干等着,后来多次找他询问评估结果,他就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发生冲突几次惊动了派出所,几次到镇政府处理。7月14日,在镇书记的协调下,张黎云同意先拿150万给我,并承诺下次付给张一沙一部分。”

  拿到这笔钱后,7月21日张一粟租了厂房,开始创办工厂。“7月16日的时候,张黎云说评估结果出来了,8月1日我们去镇里谈,他又改口说没出来,这样一直拖着让我也很窝火,后来又发生了几次冲突。2009年8月17日,张黎云更是不惜重金安排打手数十人在公司门口,2020年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市分行校园招聘380,手拿钢棍,以破坏公司为由不让我们进厂。”

  无奈之下,张一粟也请了家族中有威望的长辈劝说张黎云尽快完成公司资产评估,并且把钱分清。“他根本听不进去,我们亲戚都说,张黎云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了。”2009年底,张黎云通过律师给了弟弟五个态度:第一,承认办厂历史;第二,对故意拉电破坏生产的错误行为进行道歉;第三,提供扬言要上告偷税的全部确凿证据;第四,将杭州的房产通过公证归属公司;第五,两辆车的手续。“他其实就是想拖时间,律师也说,我哥他根本不是想解决问题。”直至今日,张一粟和张一沙仍未得到公司资产评估的结果。

  如今,张黎云三兄弟股权之争的闹剧已经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作为东阳市政协常委的张黎云三番五次动用“打手”对付弟弟更是让不少村民愤怒。“张一粟这个人我知道,很老实,不会讲空话。很早之前,村里也有一家墙纸厂,跟他们家是很强的竞争关系,但是他也从来不说人家一句坏话。随便去问问厂里的员工,大多数都站在弟弟这边,因为哥哥张黎云的行为太过分了。很多员工因此都辞职了,对待兄弟都如此的老板,怎么会善待员工?”三兄弟的老邻居一说起这件事,就显得有些激动,“村民都说张一粟他们太好商量了,有人甚至都说,不采取强制措施根本不行。”

  “几次发生冲突,有很多村民围观,都叫张一粟他们冲进去,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但是他们只是站在厂门口,希望张黎云能出来解决问题。不过张黎云都躲着不出来,没办法。”一村民反映,曾经有个修车工跟他聊天时反映,张黎云拖着修车钱一直未付。“算什么政协常委啊,这么大个老板连修车的钱都拖着不付,可见张黎云这个人的口碑。”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张剑锋,希望了解张黎云的想法。“你好回去了,你干嘛要来了解?我凭什么告诉你?”几句话后,张剑锋挂断了电话。记者又电话联系张黎云,但一直无人接听,发去多条短信,至今未有回音。

  而记者在1998年2月18日张黎云的一份发言稿里看到这样一段话:“虽然在创业期间我多操了一些心,多吃了一些苦,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多得一些利益,只是觉得这是长子本应义不容辞担负的责任。企业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共同事业和财富,是一个无法分割的整体。大家要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把企业办好。”而这个张黎云,弟弟们觉得已经消失太久了。(完)

本篇编辑:admin
白小姐高手论坛| 香港天将图库免费看图|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彩霸王动画玄机心水论| 独平一码期期公开| 香港夜明珠开奖时间| 万众堂| 高手杀肖统计论坛| 王博士牵正膏哪里卖| 香港万众福开奖直播室|